图书馆露内裤的妹子


  【青年文摘在线阅读】图书馆偶尔还是会看到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的女生。也许是作为一名工科生,埋头于自己的作业中太过专注,与那恼人的公式和繁琐的推导相比,一个面带微笑的正宗妹子更能让钰儿体会生活的美妙。所以,凡事总是要对比。

  明亮的灯光,朱漆的书架从一个门一直延伸到另一个门,一排排整齐的桌子,埋头看书认真的少年们,偶尔出现几个像钰儿这样东瞥西望的人。旁边都是自己班上一起考研的同学,全国天南地北的高校都有考的,还有两个背单词考GRE托福的。正当感觉做题有点不爽,钰儿出去逛逛,门口的桌子上一位白裙美女专注的优美倩影一下子吸引住了他,然后钰儿迅速地打量了一下这位女同学,除了长相标致之外,全身通透雪白。等一等,擦,那是什么,我靠。那女同学穿着连衣裙,腿架在桌子下的横梁上,看书由太过认真,不经意间竟让钰儿看到内裤!虽说这种场面是钰儿很想看到的,但此时发生于这么清纯的美女身上,心中一点邪恶淫荡的想法都没有,反而恨不得跑上去给那个女生提醒一下,可是被误会了怎么办,这样做好像太猥琐了。直接上去说,一定会被留下不好的印象,搞不好落个色狼的骂名,可是怎么办呢,视若无睹好像又太禽兽了点。

  路上一直焦灼地考虑这个事情,恰好在厕所碰到了梁希在嘘嘘,两人并肩站着,钰儿就把这事情告诉梁希了,梁希那个反应,先冷冷地说是不是真的,怎么可能有女生这样子,后来钰儿仔细一描述,梁希顿时想起来似的,“哦,你说坐在门口那个穿白色裙子那个,她啊,以前我经常看到她的”,这样说得钰儿也激动起来,忘记自己正对着便池,不小心溅到自己手上了,“是不是啊!这么巧!不行,我要去给她说”,说完就提起裤子。梁希盯着他的手,过了了一两秒,“这之前,你还是先洗个手吧”。

  很快他们都看到了那女生的白色内裤。

  “很清纯的样子啊,白色的哟”

  “白色的就说明清纯吗,苍老师还经常穿白色的”

  “你们要不要一直盯着看,材二的脸都被你们丢光了”

  “不要理他们,他们是材一的”

  大家都看的很过瘾的样子,最后梁希实在觉得这样让那个女生太尴尬了,“要不钰儿你去告诉那个女生吧,反正是你先看到的”

  “凭什么我去啊,你去”

  “额,那好吧,我勉为其难接受这个艰巨的任务,到时候不要找我要她QQ号”

  “不会的。我自己会问”

  “你们去搭讪吗,去吧,这是绝好的机会”,薛哥也是目击证人之一。

  刚走出去几步的梁希又折回来了。

  “怎么了,去啊,不要怂,这么多兄弟打掩护”,钰儿鄙夷地看了他一眼。

  “等等,我觉得还是写字条比较好,你说你跑过去对那个女生说,同学,你内裤露出来了,被旁边那猥琐男听到了怎么办,很尴尬的”

  “果然还是希爷想的周到,看来这个妹子是囊中之物啊”,薛哥对梁希无不敬佩。

  “薛哥过奖了,要不你去?”

  “。。。。。。”,薛哥本来就是看戏不怕台高,“我陪你去,你去递纸条,这样够兄弟吧”

  “也行,走起”

  其实梁希和薛哥都有一米八多,来自江苏说吴侬软语的梁希高高瘦瘦带着一副黑框眼镜,一副斯文模样,薛哥北方人,班上篮球队长,虽说在钰儿印象中班级篮球赛没赢过,但好歹也是班上篮球的半壁天,长的也很不错,就是黑了点。这样的阵容,他们一出发,其实胜局已定,那妹子再怎么矜持,看到帅气的他们和这么温馨的小纸条,心中恐怕都会给他们多加几分。

  待他们把纸条递给她,钰儿只看到,放在架子上的脚马上就放地上了,还匆忙整理了裙子,等他们离开后,她看起来很尴尬地走出去了,之后一直等到下午换了裤子才来。“不管怎样尴尬,他两的好人角色是已经定型了。接下来机会慢慢就会变多,自己就可以出手了”,恰逢一道题被解出来了,钰儿被高数折磨得死去活来的心情一下子感觉爽了很多。想想已经十月,外面漆黑的夜,繁星点点,明天想必又是晴朗的一天。

  之后的几天,那美女一直没再来了。一日,大家都觉得有点遗憾,讨论起这个话题。

  “我觉得那女生画的眉毛还不错”

  “眉毛?梁希你怎么就关注这些奇怪的东西,何止眉毛,整个人都很漂亮好吧”

  “每碰到一个女生,钰儿一定是最积极的”,一直没和他们一起自习的阿彦今天难得和他们一起,也就知道他们这些图书馆流的这些八卦了。

  “擦,阿彦每次都要黑我”

  “你们说谁啊”,小南由于处于保研的等待期,所以最近也偶尔来图书馆看看书,万一保研不成,就考研。此外,和班上同学呆在一起还是感觉很温暖的,所以也很积极,“阿彦,你真的要考T大吗”,小南用胳膊肘碰了一下旁边的阿彦,认真地看着他。

  “当然啦,我这种天才,肯定找难度大的”,阿彦似乎没有小南那么认真地回答这个问题。

  “那你还天天和他们混一起,他们考T大的不都去教室自习吗”

  “是啊,我在教室也有永久席位的好吧,今天他们考什么试来着,教室被占用了,这样都没有阻挠我学习的步伐,我真是太崇拜自己了”

  “额,好吧”,小南显然被阿彦逗乐了。和阿彦在一起,小南似乎不用考虑太多,阿彦总是那么一副乐天派的样子,重要的事情和他讲,他也是轻描淡写地回应。不过确实,大学三年来的多次考试一再证明,他确实是不需要太多努力就可以拿到和自己差不多的分数,有些大家普遍低分的情况下,就他考的高,复习要么一个人在寝室要么在床上。此外,阿彦也是一个有趣的人。

  小南想到了打压阿彦的回答,“反正你如果今年考不上,还有明年后年嘛,你这么年轻,十九岁大学毕业的少年”

  “你这夸我还是扁我。。。不过天才的世界,你们凡人是不会懂的”

  突然,薛哥叫了起来,“看!那妹子来了!”

  “哪个”,小南之前没有见过。

  “按钰儿和梁希的描述,应该是那第二排桌子靠走廊对着我们的第三个女生”,阿彦得意地问钰儿是不是。

  “好像就是那个”

  “不错啊,看起来”,连小南都表扬了,证明确实是美女,“身材不错,发育比较好”

  “你说胸比较大吗,还好吧”,阿彦嘴很贱,“那要看谁去看,你当然觉得她胸比较大”,“哎呀,你捏我干嘛”,小南刚才用力捏了一下阿彦的胳膊,斜着眼鄙视他,阿彦看着被戳到痛点的小南,虽说没生气,但不能继续黑她了,“也就这点比你强,长相身材没我们五大班花之一的陈大美女强”,其他人都笑开了,也只有比小南小两三岁的阿彦可以和她开这种玩笑。

  看着那个女生坐在那里,又苦于没有去搭讪的办法,钰儿感觉有点郁闷,接着几个小时的复习都感觉打不起精神。但下午五点准时去吃饭的时候,天色已经阴沉下来了,一副要下雨的样子,回寝室拿了伞就继续去图书馆了。

  回到座位上的时候,那么女生还在拿那里,感觉都没吃晚饭。钰儿心想“难道美女都不吃晚饭的吗”。经过她的时候,仔细看了看,长发扎在脑后,白皙的脖颈,红扑扑的脸蛋,看起来确实是很可爱,那细细的手臂拿起笔在纸上写字时都是轻轻的,一副活生生的小女子的神态。果然是美女!钰儿心情像被人乱扔了许多石子,澎湃难以平静,自怨自艾道“哎,美女都是别人的”。

  窗外的光亮被黑暗代替,刮起了风,燥热的天气一下子凉快了许多,但没风吹的室内还是一种闷闷的感觉。突然一阵雷鸣,钰儿望窗外,又突然一道闪电,果然开始下雨了。钰儿得意起来。

  “你们这些渣渣回去不要找我借伞,叫你们回去拿伞一个个都不去,千万不要想我借给你们”

  “竟然真的下雨了,天气预报不是说没雨吗”

  “梁希你还真的相信天气预报,倒不如天天我来给你报,说不定还准点,反正我书包有伞”,阿彦庆幸自己上次讲伞放在书包里一直懒得拿出来,刚好今天派上用场。

  “下雨了不是更好,待会你们可以把伞给那个女生,再去搭讪”

  “小南你要不要这么机智,看来我要去把伞借给她”

  “阿彦你这伞不是我的吗,待会把我送回寝室”,其实阿彦也就是说是而已,激励一下钰儿,自己不动手总有别人动手,而关于小南叫它送她回去是意料之外的事。

  钰儿这时终于打起精神,“看来只能让我来了!”,窗外的雨声变得动听,只恨这雨不够大,要再大再持久点就好了,一直下到图书馆关门走得时候就最好了。接下来,钰儿的关注点完全不是英语单词,“题中应有之义”,微积分,点缺陷面缺陷体缺陷之类的东西了,而是外面的雨声,雨点变小,心情捏紧,雨点变大,心情舒畅。终于挨到了闭馆的时间,心想“上天助我,功夫不负有心人,天赐良缘”,雨是一直下。

  “这就把伞借给她,你们淋雨回去吧”,钰儿兴奋地对薛哥他们说。

  “靠,你这人渣,早叫班长送伞来了好吧,哥什么时候指望过你”

  “你等到她下楼梯站在门口了再去”

  “梁希,好办法啊,那我先下去踩点了”

  钰儿先到了门口,就看到一群在门口等雨停的傻逼们,混在了其中,直到等到那位美女。

  她很快就下来了,看到外面未停的雨,眉头紧蹙起来,那表情给钰儿打了一剂定心剂。外面的雨没有停的意向,反而变得愈来愈大,雨点打在树叶上的声音,证明了雨点对大地的渴望,想想已经很久没下雨了。眼前的景象突然变得比之前看到的要美了好多,昏黄的路灯下,风将雨卷起,激荡地飞在空中,路上也都是打着伞怕淋湿相当匆忙的行人,他们越狼狈,钰儿心中越愉快。

  “嗨,同学,我这有多余的伞,你要吗”,钰儿终于逮住机会说出第一句话了,他那里的两把伞,一把是自己的,另一把就是阿彦的。而他们此时在后面专心看他的发挥。

  “你说女生会不会要”,“擦擦,竟然要了,还笑了”,“草,本来以为借给他,被拒绝了然后再还给我,这下只能等班长了”,“钰儿可以啊,就这样勾搭上了”,“那妹子有点高啊,穿平底鞋就比钰矮一滴滴,看来钰儿以后压力很大”,“靠,你怎么不说他矮啊!钰这种人都可以勾搭上妹子,什么世道!看来我要大展拳脚了!”,“还是回去等他消息吧”,大家一人一句的功夫,钰儿已陪着那女生消失了,作为班长的一哥拿了在寝室能拿到的所有伞到了。

  最后,阿彦一个人打一把伞,班长主动提出要送送班上的班花,阿彦没什么反应,小南没拒绝,也就被班长送回寝室了。阿彦主动和她俩保持距离,和其余的人有说有笑地回到了寝室。

  而钰儿这时还没有回来。

上一篇:再见了,我的王子

下一篇:朱小天的谎言